北上拿下辉山乳业,越秀欲再造一个A股平台

  11月11日上午,越秀集团重组辉山乳业启动大会在沈阳召开,这也意味着长达三年的辉山乳业资产重整尘埃落定。同日,越秀集团与沈阳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并表示双方将在农业食品、综合开发和金融服务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
  “今年4月伊利退出后,越秀和新希望加入竞争,双方都给出了重整方案,但债权人都更倾向于越秀的方案,而且越秀本身又是国资背景,所以这事儿10月初就基本已经定下来了。“辽宁奶业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越秀集团给出的价码是:一方面以20亿元现金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20亿元注册资本),另一方面则要求转股债权人以债权作价9.8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的33%股权(9.85亿元注册资本)。
  此外提供不超过30亿元资金,其中20亿元出资用于按重整计划草案相关规定,清偿各类债务、补充新公司流动资金和生产经营;另外最高10亿元资金作为共益债务借款,用于清偿重整计划草案所规定的某些债务、改善生产经营或补充现金流。
  面对已“千疮百孔”的辉山乳业,越秀集团的价码显然颇具诚意。
  如果仔细梳理一下,会发现曾对辉山乳业有意的企业不在少数。除了眼下的越秀集团和新希望、光明乳业、悠然牧业、伊利、蒙牛都曾参与其重组竞标。
  一家已退市且负债累累的企业,究竟还有什么能够吸引企业?
  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企。
  1998年,沈阳农垦总公司把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重组后的辉山乳业成为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
  财报显示,1999年至2001年,主营业务收入从1亿元增长到接近3亿元,2016年总营收已达45.27亿元。
  2002年,改制热潮下,沈阳市政府希望为辉山乳业引入新资本,时任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董事和总经理的杨凯登场,在他的助力下,美国隆迪获得了辉山乳业52%的股权。两年后,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辉山乳业从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
  2013年,辉山乳业在香港上市,市值一度高达436亿港元,上市后的辉山乳业走上了规模产业化发展道路。
  其先后在铁岭等地投资建设了良种奶牛繁育及乳品加工产业集群项目,并自营牧场,逐步形成以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良种奶牛饲养繁育、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和质量管控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也正因这条全产业链,辉山乳业的财报中,利润率一直高得惊人。
  然而辉山乳业的“华服”,在2016年底被撕开一个口。著名做空机构浑水在几天内连续发布了两篇针对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指出辉山乳业财务数据造假,实控人杨凯挪用资金,企业实际价值为0。
  浑水的做空报告也引发了国内金融机构的警惕,在一番调查后,辉山乳业的“华服”被彻底撕下。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322亿港元的市值1小时内灰飞烟灭,当日收盘仅剩56.6亿港元,此后便陷入长达两年的停牌中。2019年12月,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如果根据浑水报告中所指,辉山乳业的多个牧场,生产设施基地生产设施条件不足,有的甚至没有建设迹象。而被其称之为利润基石的50万亩饲料种植基地,并不能达到自给自足,实际苜蓿来自进口。
  辉山乳业还剩下什么?
  “上游资产。“一位安徽乳业集团副总裁罗风表示。
  他所在的企业曾在2019年奔赴辽宁考察,也曾有意介入辉山乳业重组。在他看来,辉山乳业目前所拥有的50万亩苜蓿草及辅助饲料种植基地,年产50万吨奶牛专用精饲料加工厂、超过20万头纯种进口奶牛、82座规模化自营牧场以及6座现代化乳品加工生产基地,是让很多乳业企业心动的地方,但他也同时表示,辉山乳业的债务复杂程度远超他们最初的了解的情况,所以权衡之下,还是选择放弃。
  再造一个A股上市公司
  越秀集团的胜出,在行业里看来多少有些意外。“最初行业里都认为新希望拿下辉山乳业的几率更大一些。”罗风表示。
  在他看来,一方面新希望与辉山乳业颇有渊源,2002年,辉山乳业引入资本改制时,新希望就曾与外资美国隆迪竞标,但落败。另一方面,新希望旗下的乳业企业近两年发展势头较为迅猛,并于2019年上市,拿下辉山乳业一直被其作为拿下东北区域市场的重要一步棋。
  但越秀集团的胜出,又似乎是必然。一方面越秀集团旗下乳业企业有着与辉山乳业相似的企业基因。
  资料显示,越秀集团旗下广州风行乳业股份有限公司隶属越秀风行食品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始建于1949年,前身为广州市农场管理局、广州市国营农工商联合总公司、广州市农工商集团有限公司、广州风行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乳业为主体,以畜牧养殖业和现代服务业为支撑的都市型现代农业产业集团,构建了乳业、生猪、蛋鸡全产业链。
  另一方面,越秀集团给出的债务重整方案中有这样一条:择机将资产重整新公司与广州风行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整合并谋划A股上市。这也是最终其胜出的关键。
  要知道,当年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被牵扯在内的有七十多家金融机构,二十多家银行,包括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五大行里的工农中交,还有几乎全部股份制银行,地方性银行以及农信社都未能幸免,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也在其列。
  如果越秀集团此次能够顺利将辉山乳业与风行乳业重组,尽早落实IPO规划,也意味着银行就能在未来两年内出售这部分股权收到更高的清偿金额,因为银行内部规定,银行对企业破产重整所转化而来的债转股,持有期最多不超过两年。
  对于越秀集团自己而言,不仅旗下多了个A股上市平台,也能够让在伊利、蒙牛、新希望等强敌环伺的低温奶市场抢得一席之地。
  尽管风行乳业是国内最早注册的乳业品牌,但在规模扩张中略显不足,截至目前,仅在2017年并购了一家河北张家口老牌乳企长城乳业。
  目前头部企业都开始重点布局上游产业。越秀集团旗下有乳业企业,但局限于区域乳企,目前伊利、蒙牛等全国性乳企正在通过低温鲜奶业务挤压区域乳业企业等市场空间,辉山乳业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之一,有比较完整的自营牧业和渠道布局,此次收购可以帮助其抢占东北市场。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0]

踩一下[0]

发表评论